清安~ 愛是...?

*暗墜
*斷刀
*虐
*清安
*黑暗
*流血
*少量日文
*沖田總司
*有審神者

符號代表

( )暗墜/回憶用
[ ] 審神者與出陣刀劍男士溝通用
「 」一般對話用

~接受者可繼續食用~



這裡沒有光,只有無盡的黑暗,完全分不清四方,身體每一個神經都被黑暗影響著。
只是,當習慣了就會覺得這邊份外寧靜。
這時一遲把聲音把這份寧靜破壞了,由黑暗傳來的一把聲音傳入耳蝸中⋯

(やすさだ,やすさだ)
(誰?)
(俺は)
(きよみつ)
(そだ)
(……)

雖然在黑暗中看不到對方的樣子,但是大和守安定仍然認得這把聲音的主人,只是這把叫著自己名字的聲音,和他所認識的加州清光不同,因為這把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而且相當冰冷。

**

清晨時分,當所有人還在睡夢中的時候,那個人早就起床把自已整理一翻後,輕輕的拉開了通往走廊的紙門,心怕吵醒了同室的室友。

加州清光,是最初來到這個本丸的初始刀,也是審神者的近侍。
每天負責叫醒審神者是加州清光必做的事,雖然每次審神者都會在他到達前起床,但偶然也出現被近侍叫醒的情況。

加州清光也早就習慣這種情況,以人類身分過著每一天,彷彿所有事都是做夢一般似的。

審神者的寢室在本丸的最深處,只有近侍或被指名的刀劍男士可以接近。

加州清光由自己的寢室向左走,來到走廊的盡頭拉開通往審神者寢室的木門,再通過一段小小的石子路來到審神者的所在地。

今天,加州清光又確定了自已無法完全第一件事,因為審神者的寢室又亮起了燈光,即是審神者又比加州清光早起床。

「主上,早上安好。」加州清光站在外面的向室內的現任主人問安

「清光,早上好。今天好像比平時早來了呢!」

「係,因為每天負責前來叫醒主上,是身為近侍我的職責。」

「是嗎?那麼今天有點可惜呢。」

「是有點,不過每天可以最早聽到主上的聲音也不錯。」

雖然只是這樣隔著紙門對話,但這樣對加州清光來說是每天最美好的時光。

審神者並不會主動與刀劍男士見面,除了鍛刀和為他們入手外,審神者都會留在自己的寢室內,偶然也會顯身,只是每次顯身臉上都會被著白紗,看不到臉龐。

加州清光也是,雖然身為近侍,但他只看過一次審神者白紗下的臉龐。那雙琥珀色的瞳孔,好像可以看透一切似的,把人心裡的一切看透。
其實加州清光也不是很確定自己所見到的,因為那次是第一次出陣又受了重傷,審神者一副非常擔心的樣子把自已緊緊抱著,然後就感到一股溫暖,像浸泡在暖水當中,然後身上的傷就一下子不再痛⋯再之後,當自己再次醒來時已經躺在入手室。

「政府那邊最近下了一道新任務,但是⋯」審神者把原本想說出來的話停頓了一下

「是什麼任務?」

「幕未京都-池田屋」

「⋯」

「清光,這次任務我知對你來說並不容易,而且⋯如果可以我真的不希望派你出陣。」審神者是個熟悉日本歷史的人,過往每通過歷史轉折點,都可以作出正確的指引。令歷史回復正軌,不被改寫。

每次也是這樣,加州清光知道這是審神者的性格,每當遇到與付喪神相關的歷史點,審神者也會心怕他們再次受到傷害,因為審神者說過「痛一次就夠了」

加州清光心裡明白自己終有一天要面對,只是沒想到這天那麼快來到。

「主上,請放心。這任務請交給我,我定必完成主上的指示。」加州清光單膝脆在審神者的寢室

寢室的紙門這時被拉開,加州清光抬頭看著眼前的人來到自己面前,一如以往審神者的臉龐被白紗遮蓋。

微風輕輕的吹過白紗隨風飄舞,加州清光隱隱約約的再次看到審神者那雙琥珀色的眼瞳。

「出陣時,務必把這個帶在身上。」審神者把一個有著紅色玫瑰花的刺繡御守交到加州清光手中

底色以黑色為主,加上紅色玫瑰花和金色絲線的點綴,相當精緻。

「主上,這個⋯」

「這個是注入了靈力的御守,它可以保護你免受到傷害。但是它只可以確保你不被斷刀一次,明白嗎?」

「明白。」

「那麼以下是第一部成員名單,隊長加州清光,隊員和泉守兼定、堀川國廣,厚藤四郎、藥研藤四郎⋯最後大和守安定,出陣時間為今晚月亮升到高最處。」

審神者把第一部隊隊員名單交到加州清光手上,並把其他隊員的御守一併交給他。

「主上,如沒任何吩咐,加州清光就先行回去。」

「嗯,萬事小心。」

加州清光轉身離去,當通過來去的路時,審神者的聲音在背後嚮起

「清光,拜託了。」

**

當加州清光回來時,本丸大部分的刀劍男士也已經起床,遠征部隊也剛好完成任務,帶著不少資源回到本丸。

吃過早飯後,加州清光代審神者供報接下來的指示,安排好內審任務和非番的工作後,就是接下來最重要的出陣名單,被指名的刀劍男士接收到審神者的指示後都各自為晚上的出陣作準備。

距離出陣還有大半天的時間,加州清光回到自己的寢室,把放在刀架上有著紅色劍削的打刀,拿到寢室前的走廊坐下,把預先準備好的工具擺好,為自己的本體細心的打理一翻,以作出陣前的最後準備。

銀色的刀刃在陽光下發出銀白的冷光,加州清光在刀刃下反映出自己的身影,一雙紅色的眼瞳反映在上面。

池田屋這三個字在加州清光的腦內不停的出現,就算他不去想都沒用,越是不想記起,埋藏在心底裡的記憶都一一被掘起。

那天晚上,加州清光在池田屋斷了,作為刀的一生在那天劃上休止符。

今天可以坐在這裡,還得感謝審神者,如果沒有審神者的力量,自己還會存在嗎?還會再遇到安定、堀川和和泉守他們嗎?

加州清光在再次獲得重生後的一刻開始,就決定今次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保護最重要的人。就算要他再斷一次也好,他都要誓世的去保護。

他把手中的打刀保護好後,把由審神者得到的御守好好的掛在刀柄上。加州清光相當滿足的看著。

這時,同寢室的室友,也是擁有同一個前主人的另一把打刀大和守安定拿著自己的本體來到加州清光前坐下來,沒有說一句話。

二人就這樣的坐著,沒有一個人先開口。時間慢慢的流動著,微風帶著一點點花香吹過,打破沉默的是大和守安定

「清光,這次由我來保護你吧!」

說完,大和守安定就起身離開,沒等加州清光的回應,就消失在走廊的轉角處。

「喂,安定⋯」加州清光這時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感覺他將會失去大和守安定。

**

夜幕低垂,這晚天空濃罩著不詳的氣色,明明白天的時候天氣相當不錯,堀川國廣還把棉被拿出來曬太陽,想不到當太陽西沉後,天空就開始出現奇怪的黑霧。

本丸的刀劍男士都察覺到這團黑霧的不尋常,這團黑霧一直團團的圍著本丸上空轉,越接近出陣的時間那團黑霧就更加陰沉。

加州清光一直觀察這團黑霧到底是什麼一會事,因為他感到這團黑霧有某種意識存在著,而這種意識和他非常相似。

但是這種相似感令加州清光非常討厭,因為一點也不可愛。

(ね~那邊那個加州清光,你看來過得很好呢?)

加州清光的腦內突然閃出這樣的一句說話,他不敢轉身回看,卻沒看到任何一個人。

(喂,你不用那麼大反應嘛,現正我是直接和你對話,其他聽不到的)

這把聲加州清光不會不認識,這把聲真對他來說不是其他刀劍男士,不是沖田總司,正正是他自己的聲音。

(不要不回應我嘛,人家的聲音明明明就那麼可愛。)

可愛?才不是,現在這把聲音難聽到極點,加州清光心裏這樣的想像。但不畢也是自己,所以還是要贊一下(哦,對呀!我的聲音一向都是那麼可愛,主上也是這樣說的)

(主上?)

(對呀!現在會愛我的人。)

(⋯)

(⋯)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

(為什麼不愛我,因為我不再可愛嗎?因為我不再可愛,不可再戰鬥,因為⋯)

那把聲音開始像發瘋似的不停的問,加州清光反射性的用手掩蓋著耳朵,但是沒有任何用處,因為聲音是直接在腦內嚮起。加州清光感到自己的頭像快要爆開似的,這時一直沒有顯身的大和守安全突然出現。

「清光,發生什麼事?」大和守安定來到清光旁,緊緊的找著他的肩膀

(やすさだ?吶やすさだ,你聽我說⋯)

(你閉咀,別找安定麻煩。)

(為什麼?やすさだ可是我的唷。)

(你說什麼?安定才不是你的。)

(那就是看看了,要不要和我作個賭注?)

**
「先生,這把刀已經不能修復了。」

「是這樣嗎?」

「要介紹你其他的刀嗎?」

「唔,不用了。我還是想把它留在身邊。」

少年離開了鍛治屋,一個腦後束著馬尾的小男主角跑了過來,拉起少年的衣袖問「吶,沖田君,清光去了那裡?」

叫作沖田的少年,輕輕的撫摸著身邊小男孩的小頭,用著既溫柔又有點婉惜的說「安定,清光他不在了。」

「不在?不會回來嗎?」

「嗯,因為清光他...」

最後的兩個字,大和守安定不想聽到,他把那兩個字封印起來。

然而過了不久,沖田總司也不在了,那兩個字又再出現在腦海揮之不去。

隨著時間流逝,當大和守安定在長時間的睡眠醒過來的時候,世界已經變得不再一樣。
這個時代不需要武器,不需要戰鬥,是個和平的時代。
對於自己再次被喚醒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不知道。

眼前出現的人,不是沖田總司,是一個自稱審神者的人,這個人擁有贈予付喪神肉身的能力,除此之外,這個人的一切都是個謎。

但是,當大和守安定看到審神者身邊的那個身影後,他內心產生了一種想法。

大和守安定不太信任現在的主人,更不會稱呼對方為主人,只會用那個人或是審神者來稱呼對方。

這點卻令身為近侍的加州清光非常不滿。

「安定,你就是那麼不願意叫審神者做主人嗎?」

「嗯,有問題嗎?」

「為什麼呢?主人明明那麼喜歡你。」

「我才不需要那個人的喜歡。」

「唔...那我呢?」

「?」

「如果我說...我喜歡你呢!」

「....」

**

借助審神者的力量,來到京都通往池田屋的路上,加州清光一行人找了個暗角躲好,留意著歷史一點一滴的向正確路標發展著,只是頭上的黑霧越來越黑,不詳的感覺濃罩著池田屋的上空。

距離那一刻的時間已經不多,加州清光知道這一晚,在這個時代的自己將會斷掉然後消失。
內心的不安在臉上表露無遺,這點在身旁的大和守安定盡收眼簾之下。

[這次由我來守護你吧!]

當加州清光一行人進行池田屋後,逆潮軍也整裝待發,一來就展開攻擊。投石和弓手的攻擊由頭頂落下,幸好機動能力巧妙的避開,但是卻不經意被分散。
一隊六人的隊伍,被分散成2個人為一小隊,這是預期不到的情況。

但是更加糟糕的情況是,眼前這班逆潮軍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和天空上的一樣令人毛骨悚然。

「哎~真是令人非常討厭。」加州清光架好氣勢,向著眼前的逆潮軍揮刀下去,對方的頭顱就和身體分離然後消失。其他隊員也把敵軍一下子擊倒,部隊獲取勝利。

(嘻,找到你了)

這把聲音突發在加州清光腦來嚮起,加州清光轉頭一下,只見一道黑霧高速的衝向大和守安定身後。

「安定,後面⋯」

還未來得及反應,大和守安定就消失在這道黑霧之中,而黑霧亦隨即煙消雲散。

在場的隊員只能眼白白的看著事情發生,沒有一個人能理解當下發生什事事。

「安定⋯」加州清光伸出的手停留在半空,沒能找著對方的手在抖震著,然而這把可惡的聲音又再次嚮起,這只連在場的刀劍男士也聽到了。

(嘻,終於得到手了。)

「你這傢伙,你把安定怎樣。」

(你可以放心, やすさだ現在還好,畢竟他是我的嘛!)

「這把聲音⋯和清光一樣!」堀川國廣察覺到了,這把聲音他知道

(堀川嗎?好久不見了,原來你還在?和泉守那個愛哭鬼那要你照顧?)

「兼桑才不是愛哭鬼。」

(是嗎?不過和泉守是不是愛哭鬼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只要有安定就夠了。)

「安定在那裡,把他還給我。」

(不可以。)

「什麼!?」

(我說過了吧, やすさだ是我的,我們就早約定要永遠在一起。)

[安定,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對吧!]
[嗯,絕對會在一起。]
[不會分開?]
[不會,就算死了也不會分開。]
[那麼約定好了。]
[嗯,約定好了,清光]

對呀!約定好的,我們是不會分開的。

「清光,振作點!」堀川國廣的聲音把加州清光拉回現實。

「加州君,你要振作。我們一定可以救回大和守君的。」藥研說

「嗯,所以提起精神吧!」厚藤也在一旁和應著

「大家⋯」

[清光,堀川,和泉守,藥研和厚,你們聽到嗎?]

[主上][大將]

[聽好了,安定現在還在池田屋內,而那把聲音是誰,相信不用我說你們已經知道⋯]

[嗯,那把在池田屋斷掉的加州清光。]

[沒錯,所以⋯]

[主上,放心吧!我一定會把安定帶回來的。]

[嗯,拜託你們了,萬事小心。]

通話中斷,審神者的聲音消失在腦海中。
重新整裝後,第一部隊就向二樓推進,登上二樓的樓梯再往深處走,這段路對於新選組的成員來說已經相當熟識,只是現在和起初的目的不同,歷史固然要重要,但現在唯一的優先目標是找回大和守安定。

**

(吶, やすさだ)

(?)

(總司,又被土方先生叫了出去?)

(嗯,好像是相討明天的戰略。)

(唔,總司不在好無聊喔。我們來做些什麼好呢?)

(你又在想什麼奇怪的事嗎?)

(才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唷,你不會不知道的)

(所。以。我。才。說,你又在想⋯唔)

(果然,やすさだ⋯嘻)

(きよみつ,你⋯唔)

(我愛你唷, やすさだ)

愛?
愛是什麼?
你口中所說的愛到底是什麼?
你希望被愛,你希望被那個人所愛。
但你口中的愛,真的是愛嗎?

那天,第一次被呼喚到審神者的寢室前。
大和守安定由一開始都不太信任現在主人,因為在他心中主人只有一個就是沖田總司,除此之外,別無他人。
審神者也不會太過在意這事,畢竟與前主人有著強烈羈絆的刀劍男士,不止大和守安定一人。
「安定,你知道什麼是愛嗎?」
「愛?」
「嗯,知道嗎?」
「應該算是知道。」
「是嗎?但是,我覺得你好像不是太明白。」

不明白?
沒錯,愛是什麼對付喪神來說到底是什麼感覺,他們都不知道。
就算擁有人類身體,人類有的感情和感覺,但他們終歸是冰冷的武器。
對於身為人類的審神者來說,人類的喜怒哀樂、愛與恨比他們更有經驗。

「安定,關於那件事⋯」

**

醒來的時候,發現四周被黑色的霧濃罩著。
空氣中沒有一絲溫度,仿佛身處的地方是極寒之地。但還是可以確定這裡是池田屋,斷掉了的加州清光被孤零零的掉在地上。

大和守安定看著眼前的加州清光,無數的回憶湧了上來。這刻大和守安定感到有一雙眼睛正盯著自。

(きよみつ)

(果然會被やすさだ你發現呢!)

(為什麼?)

(?)

(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きよみつ)

出現在眼前的加州清光,一身黑紅色的打扮,被著那件新選組的羽織,只是那件羽織佔滿鮮血,而他身上還纏著滿身黑霧,還有就是他有一半的身體就長出骨尾,那些骨尾彷彿有生命力似的,在他身上不時擺動著。

(やすさだ想知道嗎?)

(嗯!)

(那是因為我想見你,因為我愛你唷やすさだ,我不想失去你。)

(きよみつ,你真的是愛我嗎?)

(你想說什麼?やすさだ我為什麼不會愛你,我一直都愛你,由總司帶你回來的時候我就開始喜歡你,除了總司外,我最愛的就是你。你也不是嗎?你也愛我的吧!)

(沒錯,我的確也是愛你,但是⋯)

(但是什麼?是因為那把加州清光嗎?那把現在和你一起生活的加州清光嗎?那把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加州清光嗎?)

(きよみつ,其實⋯)

(閉嘴。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就是因為我斷掉了,所以你和總司就不再愛我嗎?是因為我不能再被使用不能再保護總司所以你們就不再愛我嗎?)

(並不是這樣,沖田君一直都有尋求可以把你修好的方法,只是⋯)

(只是我斷掉了。)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如果那天沖田君沒有帶你來的話⋯)

(對,如果那天總司不是帶我來池田屋而是帶你來的話,我可能就不會斷掉。)

眼前這把加州清光所說的話,大和守安定在加州清光斷了後,問了自已數百次。

如果那天沖田總司帶上去的是大和守安定,而不是加州清光,那麼加州清光就不會斷刀在池田屋。

真的是這樣嗎?

或者真的是這樣,那麼現在站在眼前的就會是已經斷掉的大和守安定,而不是加州清光嗎?

這是一個沒答案的問題。

眼前這把加州清光是確實的存在,只是他長久以來都是存在於這裡,自己一個人獨自在這裡承受著不能保護沖田總司到最後,沒有遵守承諾回來一直痛落著。

這和大和守安定只能看著沖田總司病逝非常相似。

( やすさだ)

(?)

(如果那天斷刀是你而不是我的話,我一定會去找你,因為我深愛著你。所以,你也會是的吧!因為我們不是約好了嗎?要永遠在一起!)

黑色的霧由那把加州清光身上慢慢擴散開來,大和守安定想要避開,但是不知從何處冒出的骨抓由地下伸出緊緊的抓住的他腳沒法單動。

那把加州清光抓著大和守安定正要拔刀的手腕,無色彩的紅色眼瞳盯著大和守安定的靛藍色雙瞳說(為什麼你要拔刀呢。)

「安定!」聲音由外面傳來

「清⋯唔」大和守安定想回應時,卻被那把加州清光用手掩著嘴巴,打了個手勢說(噓~不要作聲)

大和守安定推開那只掩著自己的手之際,付在那把加州清光身上的骨尾比他更快的把大和守安定的行動鎖了起來,身體無法彈動。

然而那把加州清光開始在大和守安定的身上不安分的探索起來。大和守安定這刻被嚇了一跳「你在⋯」一開口就被對方的雙唇封閉起來,肺部的空氣被對方一一吸去,但是對方沒有停下來意思,更進一步的往更深處的伸展。

大和守安定只感到眼前的事物開始化開,意識不能再維持之際,對方終於停止動作。

骨尾放開了束縛著大和守安定的動作回來那把加州清光的身上。

(やすさだ,來我身邊吧!)

(嗄⋯嗄,不⋯咳⋯)大和守安定軟攤在地上呼吸還未回復的說著,

(為什麼⋯)

「安定!」外頭再次傳來聲音傳入耳中,大和守安定知道是他呼喚自已,他好想回應那把聲音,他伸出手想要拉開那雙通往外面的紙門。只是,那把加州清光突然散發出冷紅色的光衝了出去。

**

晨曦再現,把大地照亮。
空氣中的黑霧也藉此散去,沒有一點保留。
審神者已經站在本丸的大門,準備迎接第一部隊的歸來。

第一部隊回來,只是他們臉上沒有一絲喜悅,藥研和厚一回就二話不說的僕進審神者懷裡,把頭埋入審神者的懷中。就像小孩子在外面遇到可怕的事,回家後尋求父母的安慰似的

「已經沒事了。」審神者輕輕的撫摸著懷中的兩顆小腦袋,以溫柔的聲音安撫著他們

跟在後面的是和泉守、堀川和加州清光。
而大和守安定就變回本體,被加州清光抱在懷裡。

加州清光原本可愛的臉蛋,現在一點也談不上可愛,雙眼明顯有大哭一場,紅紅腫腫的雙眼,不可能看不見。加上平時總會一回來就讓著自己今天也拿到誊,要審神者稱讚他不同。

誊,今天也是加州清光拿到,但是他一點也不高興。

現在加州清光眼裡可以看出一點色彩也沒有,他抱著大和守安定的本體,拖著沉重的的腳步,不理會身的傷如何,從審神者的身旁經過,步入本丸。

「清光君⋯」堀川國廣正想叫著加州清光時,審神者示意不用,他們看著這個身影清失在視線內。

**

那件事之後,加州清光沒有踏出自己的寢室一步,就連獨台切光忠準備的飯菜也原封不動的擺放在門外。

這樣的日子已經維持了三天。

三天不吃不喝,受了傷也沒有好好手入,這令本丸的其他刀劍男士大為擔心。

雖然本體是刀劍,但如今有著人類的身體,吃喝就變得非常重要。

審神者也沒什麼辦法,三天前就開始在鍛刀房出出入入,大家也知道審神者是希望重新鍛一把大和守安定出來。雖然想重新鍛一把大和守安定出來,但是資源對本丸來說又不可以過度使用,所以不可能無限期的鍛刀。

沒有了大和守安定存在的寢室,加州清光把自已和大和守安定的本體一起埋在棉被裡面,不願出來。

在這三天裡,加州清光覺得這個世界已經死掉了,他從來沒想過會和大和守安定再次分開。

已經不分不清是哭到睡著還是真是覺得累了,意識在半醒半睡的感覺下,聽到紙門外有人低聲了幾句後離開。隔了一會兒,才意識到剛才對自己說話的是審神者。

加州清光這才想起,這幾天都沒盡到身為近侍的職責,要審神者為自己的事操心,現在把自己叫去鍛刀房只有一個可能,審神者要把自己刀解。如果真的是也沒可口非,願意接受這安排。
刀解了就可以去見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突然覺得刀解也不是太可怕。
來到鍛刀房門前,加州清光略為整理一下自己的亂髮,拉開紙門一刻⋯那個熟識的身影就站在眼前。

大和守安定。

那個三天前在眼前代為光並且消失的大和守安定,現在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和審神者交談什麼的,已經聽不進去,只是想要找緊那個身影,不想再失去。
沒等到對方的反應,加州清光就把眼前的人緊緊的抱著不願放開,那怕一放手就會消失不見。

「那麼你們先談一會吧。」審神者離開時和大和守安定打了一下眼色就關上鍛刀房的紙門。

鍛刀房現在只餘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大和守安定對於加州清光緊抱著自己不願放手並沒有反抗,只是靜靜任由對方掛在自己身上,
直到對方終於抬願看著自己。

「你又哭了!」

「這是你害的。」

「是嗎?」

「當然,我以為你⋯唔」

「小貓喵還是要靜下來才可愛。」

大和守安定看著眼前的加州清光滿臉通紅的樣子大為滿足,而加州清光被大和守安定突然的親吻嚇了一跳,但是這對他來說是久違的又甜又溫暖的吻。

=完=
有後續,有空會打。

後話
原本一開始就打算虐到尾,但中途轉方向,結尾變成甜的。
虐的結局我有意欲再打。
由只打算1-2千字完成,到現正快1萬字,我是什麼都不說。
文筆超差,不好意思。
我自己想寫什麼都不知!

By.小雨ユイ

題目 : 刀剣乱舞
部落格分类 : 線上遊戲

原來4年沒上來了

哈哈~
原來已經比我放置了4年的blog,心血來潮上來一躺。

[與光同行] 黑籃同人小說~[火黑] ~ 試閱~ CWT32 H20

[與光同行] ~ 試閱~
這是黑子的籃球衍生的同人小說,內容加插黑子家族(包括父母,祖父母,胞妹)人物。
CP:火黑
內容:合宿訓練有,病氣有,肉文有(只有親吻),二號心聲有
頁數:p.140
字數:3萬字以上
售價:待定
CWT32 : H20 (這是朋友檔的)


以下是意量調查表

意量調查表

內容有夠欄,不喜歡勿吃,勿轉謝謝!
對以上沒問題的,請往下走~~~








 現在是上課的時間,正當所有的學生都在專心上課的時候,一位有著與天空相似的藍髮少年坐在學校的天台,找了個比較隱瞞的地方坐著,背靠著水泥的牆壁,仰望著天上的一朵朵的白雲。
  現在是冬天,吹來的北風相當寒冷,但少年沒當作是什麼一件重要的事。外套放在一旁,連同吃餘的早餐放在一起。把剛剛看到一半的書用書籤貼好作記錄,隨意的放在一旁。
  少年喜歡這樣的寧靜,耳邊傳來的只有風聲和小鳥的鳴叫聲。
  一隻有著灰黑色毛的狗伏在有陽光的地方,賴洋洋的的睡著,偶然動了一下耳朵。
  原本的寧靜被放在褲袋的電話震動聲打破,少年掏出電話一看,螢幕顯示著"火神君"的名字,按下接聽的按鈕,傳來令人懷念的聲音。

  「HEY! 黑子,Good morning。」
  「早上好,火神君!好久不見了。」
  「嗯~好久不見了?最近怎樣?有好好的吃飯嗎?」
  「火神君,被你這樣說我會好困擾的。」
  「是嗎?那麼大家都過得好嗎?教練是不是和以前一樣?」
  「火神君,你是蠢材嗎?前輩們已經畢業了啦!」
  「是呀,那麼現在籃球隊怎樣?」
  「唔,上兩次練習賽緊緊的獲勝,雖然有降旗君他們在,但一年級的新生們還需要一點經驗。火神君在美國又怎樣?」一直被提問,現在總算可以反問一下對方
  「哦~比在日本的時候還是辛苦,這裡的訓練比教練的還是多,開始有點懷念以前的日子。」
  「火神君,想回日本?」
  「嗯,因為想念你,怕你又不會照顧自己,怕你又穿不夠衣服會著涼,怕你沒有好好的吃飯。」
  「火神君,何時變得那麼溫柔。」
  「你知道這是誰害的嗎?你這個又不穿外套的傢伙。」聲音就像是從上面傳來的,黑子轉身抬起頭,看著一個巨大的身影擋著太陽的光線,雖然看不到樣子,但只是聽到對方的聲音黑子就知道眼前的人是誰。
  「火神君,為什麼會在這裡?」黑子把手上的電話掛掉,看著眼前的人跳下來,來到自己面前
  「真是的,你這傢伙看少眼都亂來的。你到底在這裡多久了,手都凍僵了。」火神摸了摸黑子的臉頰再拉起黑子的手,由手心傳來的全都是冰冷的,火神脫下自己的圍巾圍在黑子的頸上圍好,又把外套借給他穿。火神的動作和以前一樣的粗魯,黑子不滿的說著「火神君,就不可以溫柔點嗎?」穿上火神的外套的黑子,就像小孩子拿了大人的衣服穿一樣,厚厚的外套包著細小的身體,長長的圍巾繞了兩個圈,把黑子的面擋了一半,感覺有點難活動,黑子抗議起來

  「火神君,這樣是不是有點過火?」
  「有嗎?我倒是覺得沒問題。吶,黑子。」火神雙手抱著穿著厚厚的黑子
  「火神君?」
  「你寂寞嗎?」現在的火神離黑子好近,感覺快要踫到對方的鼻頭似的
  「火神君,太近了,這樣我會好困擾的。」黑子想推開火神,但體力上當然是火神佔優,火神用力把黑子想推開自己的手抓緊。雖然是這樣,但卻沒弄痛黑子,反而把他再抱著一點,火神湊近黑子的耳邊,低聲的耳語著,他不知黑子現在的表情,但從抓著的手腕感到脈搏的跳動有點快。

  「黑子,可以親你嗎?」
  「…」

  火神等不及黑子的回應就親了下去。帶點侵略性,溫柔的、久違的吻。黑子感到肺的空氣就快用完時,火神終於開放佔有著黑子的雙唇的口,再次把眼前的人緊緊的抱緊著

  「火神君,還是和以前一樣沒變。」
  「你指那方面沒變?」
  「嘛,沒什麼。」
  「我倒是想知道的呢!」
  「我不會說的。」
  「小氣。」
  「這樣說我會困擾的。」
  「我說,你就沒有第二句嗎?」
  「那麼…歡迎回來,大我。」黑子刻意把最後的兩個字細聲的說
  「嗯,我回來了,哲。」火神的笑容如太陽般的耀眼

  黑子喜歡的東西不多,除了書、籃球和香草奶著,就沒什麼是特別喜歡。但是黑子現在還有一樣東西是他最喜歡的,那個是有時會粗暴一下、會太意一下,喜怒衰樂會放在面上、會怕二號和滿腦都是只有籃球的笨蛋。雖然是這樣,但有時卻會非常的溫暖去關心別人,還會去找失去蹤影的自己。

  黑子說火神是自己的光。

  但火神曾經說過黑子自己其實都是光來的,只是沒被人發現。就像晚上的月亮一樣。
  火神告訴黑子,因為大部份的人只會留意太陽,沒有人會去留意月亮,但是太陽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最先發現月亮的,因為月亮只可跟著太陽的公轉,所以無論何時太陽都會看到月亮。就像黑子去到那裡,火神都一定會找到。
  所以黑子在火神眼裡已經不是影子的存在,而是佔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starry sky~After Winter~

starry sky~After Winter~ 開始
內容待更新
本人仍日語苦手,當中如有翻譯錯誤,請見諒



SSAW_1.png
正式開跑~

絕對私心的由會長開始w
路線待更新

這次冬組可說是推遲推遲再推遲
因為原來是上年年尾推出,之後再成2012年3月出
後來因為311 而再延遲
最終4月27日正式出售

所以在4月頭已經去預訂
開始的時候都沒什麼....因為是AFTER 所以是主跑的
這次沒什麼特別甜的劇情,冬組一向以家庭FEEL 為主
不過今天會長路線就真的...咳咳
想不到小蜜蜂會走這方向
眾所周知一樹會長自幼就擁有「星詠」的能力,而因為這種能力亦是一樹不敢正面去面對的能力
因為會預知到身邊重要的人,可能會發生不幸的事
所以一樹一直都不敢去愛人就是這樣

IN winter 的時候,月子由櫻士神口中得知,一樹如果改變未來的話,原本應當受傷的人的痛苦,會由自己去承擔的

而after winter 同樣的事,亦發生
這次是月子
那天二人原來約好外出購物,但因為一樹發夢夢到不好的預感,所以...
但月子在約定的地方等一樹時,因為一樹和月子說,今天有不好的預感,要取消行程
月子一心想和一樹外出購物,對於一樹所說的預感不加理會,也不留意
這時一樹的預感,就更加強烈//
後來路人的大叫,月子才發現一輪車正潮自己衝進來,一樹這時一手的拉開月子...
當月子回神過來時,已發現一樹在血泊中,背後的傷深得可見...
送到醫院時,月子在手術室外等待,這時四季君出現,四季君安慰月子說:一樹,會沒事的
又說:這次的二人之間的試煉
起初月子對四季君所說的「試煉」不解
後來才直到一樹醒來,把自己的事忘記,才真正理解四季君所說的「試煉」是什麼
因為一樹只是忘了一切有關月子的事,其他的事並沒有忘記,
某天,月子如常去醫院探望一樹時,聽到一樹和金久保的對話
一樹說自己可能永遠都記不起月子的事,所以不希望再這樣下去
金久保問一樹:這樣真的好嗎?不後悔嗎?
月子終於明白,再這樣下去對一樹會更苦,所以和一樹作最近約定,在一樹出院後一起到星月學園一次,希望一樹可以恢復記憶,如果恢復不了...關係就此結束
~一星期~
月子來到星月學園,來到第1次會長遇見的櫻花樹下,回想了好多好多的事
這時一機在後叫月子,二人在大樹下站了一會,
一樹問月子:我們一直站在這裡到什麼時候?
月子這時開始說起和一樹相愛的事情,直接一天的完結,一樹最後以:對不起,還是什麼也沒想起
這時月子帶一樹到了學生會室,在這裡待了一會,月子先行離開之際,門外傳來的爆炸聲(不用說都知是誰啦XD)
因為爆炸,所以電力供應出了問題,學生會室頓時變得黑暗起來,月子的黑暗恐懼又發作了
一樹這時發現門開不了,大叫:有沒有人呀~
這時月子已經嚇得面色也變了,一樹這時發現月子害怕得整個人在發抖,腦海一下子閃過什麼似的
一樹:你沒事嗎?
月子:沒...沒事
一樹:沒有才怪,身體抖震得那麼利害,到底什樣?
月子:沒..沒事的
一樹:你,難道...是害怕黑暗的嗎?
月子:這...
一樹:呢~以前都有試過這情況嗎?
這時一樹好像記起什麼似的按著頭...
月子:一樹會長,沒事嗎?頭,在痛嗎?
一樹:這先不說!你告訴我...以前...這種狀況有出現過嗎?
月子:是.有。但是今次是第一次...
一樹:這是說謊。這不是第一次...
月子:え~
一樹:說謊是不行的...月子
月子:一樹會長
一樹:黑暗好可怕,這都是我的錯
月子:沒有這回事
一樹:對不起. 要你一直那麼辛苦
回想在資料室被困的事,一樹會長現在做著那些0相同的事
一樹:第1次是你小學生的時間,第2次是你高中2年級的時間,我連續2次都沒發現你遇著同樣的事
月子:為什麼
一樹:為什麼.我會把你的事忘記
月子:不會...
SSAW_11.jpg


以上,一樹會長恢復記憶~~
以下是構成會長恢復記憶的原兇W
譽:嘻嘻~所以的對話都聽到了
楓斗:對呢!一直等待到現在,得出現在的結果真是太好了呢
翼:哈哈~全夠我的發明成功了
譽:嗯~天羽君多謝你,幫了太忙呢
櫻士郎:最初聽到小譽的作戰計劃時,到底是什樣呢!
譽:嗯,但是一樹一直這樣是不行的,雖然這樣,不過對月子做了過份的是,都是不太好。
另外,得到你們的幫忙真是太好了,青空君和天羽君還特別回來,是真太好了。這個計劃如果沒了你們二人是不可以,
楓斗:可以幫到比,真是好了
翼:我也是,只要月子和火火都回來就好了
櫻士郎:那麼,我呢!我呢!
譽:係係,櫻士郎有來真的好呢

這次後,我得出以下公式
金久保(主謀)+ 楓斗(幫兇) + 櫻士郎(附加) + 翼君(爆炸實行者) + 學生會室+被困+黑暗 = 會長恢復記憶

會長路線最重要是由會長被車撞倒後開始,到恢復記憶為全線的高潮,之後的我不劇透了









以下為會長end 1,2,3 及 Extra story 路線攻略
劇透就...咳咳
有時間再放上

1) それでも恥ずかしいです

2) 私ばっかり幸せですね

3) そ、そうです……

4) ごめんね!

5) いいですね!

6) もう1人になんてしないよ

7) なら、安心ですね

Ep8 在這請先**Save** 一個新檔,( [ 努力します ] 選擇 『 Episode08:まだ、ずっと、いつまでも 』回収。) <-此乃網上資料,

8) 絶対に待ってます

9) どういう意味ですか?

10) 私もごめんなさい

11) 当たり前じゃないですか

12) 大好きです

13) 私も、ずっと一緒にいたいです

14) 大丈夫ですよ

15) 私には一樹会長だけです

end 1 あの日から……

end 2 ケンカする程仲がいい
15) 弱気にならないで下さい <--最後的選這個就是end 2 (1-14的選擇和end 1 是一樣的)

end 3 ただ当たり前にそこにある幸せ
(1-9的選擇和end 1 是一樣的),之後的選擇如下

10) 許してあげます

11)どうしようかな

12) 横暴なんだから

13) 嬉しい

14) 意外です

15) 弱気にならないで下さい

Extra story選擇 ( 3 個end 都是 ) 應該=.=
16) それもオヤジっぽいです
17) えっと……
18) はい。一樹さんからお願いします
19) 分かりました


全EP + END
ssaw_9.png


會長CG 大合 (欠1張QWQ)
ssaw_10.png

一樹會長3END 完全...
櫻士郎路線GET

太久沒上來了w

因為發現自己太久沒打blog了
所以上來打一下吧w

今天來了新同事...感覺
好高=.=真的好高...高我2個頭左右(大家都是我太迷你的啦)
其實"迷你"又何時開始被人叫呢?
應該是某樂開始的XDD

最近工作都沒什麼問題==V=

而最近又滿腦子在想天翼的同人文
07 GHOST 又因最近看回漫畫又在想

我想都是時間打一下了

今天就這樣吧~
*~私~*
Photobucket
姓名:小雨

性別:女

嗜好:煮東西,做甜品,手工,打機

聲控:浪川大輔,中村悠一,神谷浩史
07-GHOST
07-GHOST(8)最新刊好評発売中
07-GHOST(8)最新刊好評発売中

天翼之鍊人物

-橘子時代-

-馬頭蜂人物-

-一切已成過去,永留心中-

人物:小夢雪
等級:151LV
寵物:棉花糖(四階~吉恰)
寵物:粉紅兔兔(三階~亞帽)
人物:小雨luna
等級:157
寵物:濃濃(四階~庫諾)
-果凍雞人物-

人物:夢小雨
等級:61
* 暫停升等
-陸行雞人物-

人物:O小雨O
等級:7
* 暫停升等
upday by:12/02/200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Luminous Arc 3 EYES

レフィ(Xmas.ver)
レフィ&エルル
Starry☆Sky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Starry☆Sky 応援中!】
聲優

NAME : 羽音(羽多野 涉)
類別
天翼之鍊人物生日倒數
Plurk
テイルズウィーバー
貓の肉球
FC2計數器
好友相連
搜尋欄
RSS連結